枯骷骨墓明

爾之颜,非吾可及。

我觉得我有毒ヾ(´∀`。ヾ)

去北京旅游,要代入藏源,该怎么做?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л̵ʱªʱªʱª (ᕑᗢᓫา∗)˒我爱藏源一百年。

你的良心不會痛嗎?
(你覺得是問誰的,嗯,看標籤)
努力練畫畫的我。
正圖第二張,不要理那些糰子那是我心情不好的時候抒壓用的。

我努力的想朝着文绘双修这条道路前进......(•̩̩̩̩_•̩̩̩̩)

唠叨

我发现自己对藏源真是爱得深沉,
这个乐乎的号,全部都是藏源的文。
hhhhhhh但藏源的確好冷啊。

《毁坏(下)》by枯木骸骨

恶鬼藏和不到最后你不知道他是什么的源氏小可爱。
乐乎不让发.......
所以想吃肉肉的去微博吧。(●'◡'●)ノ
ID:枯木骸骨
按进去就有。
https://m.weibo.cn/5112790599/4138061946186824

《毁坏(上)》by枯木骸骨

   源氏买了个般若面具,遭遇到怪异恐怖的事。
他试图毁掉面具,三番四次的失败......

  凌晨三点半,街道只剩零散的灯光,反复忽闪,似是处在断电的间隙。让人清醒的冷风从街尾一路游荡到远处的路口尽头,彻骨的寒气蔓延在整条道路。源氏独自在道路行走,修长白皙的手拿着刻画得栩栩如生的般若面具。

  在这之前——

  “我该怎么摧毁这个面具?”他问行为古怪的商人。

  “戴上它吧,他会很高兴的。”商人发出令人不舒服的笑声。

  “跟你讲话,就像在讲鬼话一样。看来你是不会告诉我了。”源氏漂亮湿润的双眼下透着疲倦的青灰,原本他就强撑着自己找到对方。

“他需要你,恶鬼需要你。”商人注视他的脸庞,狂热得如同见到珍贵的钻石。

  “我在考虑,要不要揍你。”他眯起双眼,笑着露出白牙。

  “凌晨四点,去最让你感到寒冷的地方。”商人抬起他拿着般若面具的手,将它移向他的脸。“他在找你,源氏。只要戴上它,你就能见到他了。”

  “你只能叫姓,不准叫我的名字。”源氏解开让他透不过气的围巾,松了松手上的筋骨,他说:“还有,很早之前我就说过我不想见那东西。”

  下一秒,一拳狠揍在商人脸上。

  商人低下头,用手巾擦着自己的血,他诡谲地偏头对着源氏离去的背影说:“或者你可以试下烧了它,岛田。”

  “希望你不会得罪那位大人。”商人的笑声萦绕在源氏耳边不去。

  源氏深夜来到这条道路,打算毁掉手里的般若面具。在几个星期前,他在商人那看见面具,不受控制地着了迷,最终带面具回了家。

  再回顾当时情景,源氏只觉得自己被商人当成上钩的鱼饵,替他做替罪羊勾走了恶鬼,满肚子都是气。

  每晚,每晚都有什么锁紧他的身体,用力地禁锢他的四肢。源氏躺在床上,半梦半醒间全身都疼得难以忍受,就像连骨头都快被碾碎,痛觉电般在各处窜流。

  他能感受到耳边空气骤然的冰冷,脖颈被寒凉的湿滑物体舔过,血管在舔舐下由于恐惧引起身体反应,加速心脏的搏动。每当源氏想转头或者试图睁开双眼,就会瞬间被扼制呼吸,那种被剥夺所有氧气的状态,使他下颚高仰起痛苦得不停抓挠床单。

  就这样持续很长一段时间,源氏会听到低沉的叹息,有什么会顺着他的衣角,缓慢地游上他的胸膛,抚摸、搓揉,再厮磨他的腰身,他会被迫发出猫儿似的呜叫和喘息。

  冰冷的手完全不掌控力度地捏按他的腰部,在滑腻的皮肤上留下紫黑的淤痕,源氏只能喘息着硬起下身,毫无还手之力。他的性器会因为这种可被称为虐待的爱抚渗出透明的液体,延柱身流下,浸湿灰色的四角底裤。

  源氏捂住自己的口,强忍下那股可怕得令自己想呕吐的恐惧。他蹲下坐在某个阶梯,仔细端详那块般若面具,将打火机握在手心,“嗒——”的一声,偏暗的街道燃起些许火光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hhhhhhh我是新坑狂魔啊。
这次这个肯定三千字内完结。
我不写长篇了不然会死掉。
:) 试下一堆标签。

《小時候》by枯木骸骨

我胡汉三再度回归。
一篇小伙伴要求写的脑洞,可他必须要知道文手说了脑洞那这文基本不用期待会好看了啊......
短篇小故事,关于长头发的源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《小時候》 

      他看到熟悉的人们愉快地讨论新出生的宝宝,旁边的孩子们蹦蹦跳跳的玩耍,有几个男孩留着女孩子般的长发。 

      不是说,小时候男孩女孩都不分发型装扮的吗? 

     大人们喜欢将自己的孩子们打扮得可爱又趣致,所以大多孩子都会留一头柔软的细发,像整堆长毛猫儿团一块。  

      如此令人怀念。 

      源氏对着镜子映出的自身影像,剃掉新长出些许的黑发。零碎的发丝跌落地面,就像那逝去不可及的回忆,没办法再拼接。 

      “不要再回想对你的病情更好。”他的脑海响起医生的话。 

      不断,不断地意识模糊,他沉入名为记忆的深蓝海底。

       “源氏,源氏醒醒。”有人在摇晃他的肩膀,源氏不得不吃力地睁开眼皮。  

       “你要和哥哥去阿姨家,忘了吗?”源氏有些茫然的望向母亲,她温柔地轻拍源氏的脸:“不要再做小懒虫了。”  

      “我知道。”源氏爬下床往后拨弄自己的黑发,去寻找失踪的发梳“哥呢?”  

      “等你等到不耐烦先去晨练了。你哥哥每天都喜欢打家院子里的树。”母亲感到头疼地说着。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“等会我去找他。”源氏瘦小的手臂抬起,将自己的黑发扎成一束长辫。   

      母亲在一旁帮他梳理乱掉的发丝,感叹着开口:“源氏留着长发就像女孩子,的确是小麻雀般可爱啊,爸爸起得名字真好。”  

      “妈妈我不是女孩子。”年纪尚小的源氏收拾背包,往里面装满忍具和零食,他柔软的脸颊鼓成包子状。 

       “那想要剪掉头发吗?”母亲开玩笑地以惋惜的语气说:“可是那样就和哥哥不一样了。”  

       源氏停顿了脚步,回头向母亲挥手,离开房间。    

       什么物体撞击树木的声响越加清晰,有节奏地,一下又一下。   源氏没办法掩饰自己崇拜景仰哥哥的目光,他放轻脚步,如同悄无声息的忍者,步向那个扎起高马尾的人。  

       “停下。”兄长又狠厉地击出一拳,树叶窸窸窣窣掉落。 

        “哥哥?”   “留在原地。”半藏的声音带有少年人特有的清亮。   

        源氏应了一声,然后坐去树下等待,只有九岁的他不明白大他三岁的哥哥为什么总是能察觉到他,毕竟老师经常称赞他的隐匿技巧堪称天赋之才。   

        源氏在内心检讨这次又犯什么错,出哪些纰漏导致兄长发现了他。  

       他太过专心使得半藏连叫他几声都没反应,“啪!”的一声,是兄长过来拍了源氏的头。 

      “痛!”源氏叫了一声,捂住自己的脑袋。

       “起来,源氏,出去了。”半藏拿开他的手,帮他揉打痛了的额头。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“你每天都打我。”源氏睁大眼眸以软孺的声音抗议。 

        “我自己的弟弟不打,难道去打别人家的弟弟?”   

       “有你这样的哥吗!?”源氏站起身,比半藏矮一大截,两手抱紧兄长的腰试图把他往地上摔,半天拉不动。   

       半藏直接托着源氏的屁股抱他坐在手臂,开口:“行了,打不过我等会又哭。” 

       “那已经是六岁的事了,别提。”源氏小声要求。

        阿姨一见到他们来做客,立刻准备很多精致美味的糕点,布满整张大桌。 

        大人们吵闹着拉源氏的小手,摸源氏的脸蛋,替源氏扎各种不同风格的小辫子...... 

       “这张脸不像宗次郎啊,小源氏像妈妈多点。”阿姨的女儿捏住源氏的脸。 

       “头发都长这么长了。”阿姨说着拿一块点心喂给源氏吃。

      半藏端坐位子上,观察着软团弟弟的表情,说心里有多不情愿就有多不情愿,却还强撑着装乖。 

       突然,从外面进来个人,源氏还没见过她,但似乎对方和半藏认识,开口就是:“哎,岛田,你居然来了?” 

       那个年纪不大的少女匆忙跑进来,塞几块糕点进嘴里,然后和被围在大人中间的源氏对视一眼。 

       “小......妹妹?”对方惊讶的叫道,“跟岛田长得蛮像,这是岛田的妹妹!?”大人们原本想说下少女不懂礼貌,结果倒被这句突兀的话逗乐,哄堂大笑。

        “源氏是妹妹啊。”阿姨掩脸笑得乐不可支。  

        其他大人也偷着笑,一副看戏的模样。   

        半藏拿了块糕点吃着,听到这句话倒是没多大反应,似乎已经习惯类似的乌龙事件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!?”源氏几小步穿过大人们到少女面前,一脸不敢置信地说:“我是妹妹!?”  

        “是啊,让姐姐看下你,还没见过呢。”少女弯下身按住源氏的肩,接着双手举起源氏。“真的是,超可爱的女孩子啊!”   

       源氏差点没哭出来,尴尬的被少女举高高。 

       最后还是半藏过来解救自己的弟弟,向少女介绍源氏。

        回家后,半藏看着源氏,问他:“你真的要剪?”

        幼小的源氏眼眶里满是水珠子,好像再问多一句就要哭得整张脸变成花猫,也许花麻雀会更适合形容。

       他推着让半藏去找妈妈,叫她过来帮他剪。

        “乖,不哭,哥哥帮你剪。”半藏看源氏这样,反而心疼他起来,抱着他安慰道。 

        细碎的黑发零落在地,随着时间的推移,源氏的长发就这样消失,转而替代的是飒爽的短发。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与内心幻想的忍者模样近了许多,可是与兄长的距离却又远了许多。    

      背后的兄长替他戴上银色的发箍,源氏终于变得活泼男孩子气起来,不像之前,幼稚可爱的气息盖过了活泼贪玩的气质。

      “哥哥,你会怪我吗?”源氏问他。  

      “你觉得我会因为你不再模仿我而生气?”半藏平静地反问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不会。”源氏低下头回答。   

       “但我们......会越来越远啊。”他内心无可抑制的感到悲伤,“我很难追上你,等长大后,我们就一点也再不相像了。”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光线模糊虚幻起来,所有的事物都不停地旋转,扭曲成无法形容的景观......  

       “杀了源氏!”   

       “对家族不忠诚的人,必须按规处置!”  

       “哥哥......”  

      源氏被猛然狂暴起来的海水卷入海底另一处,机械制的手臂虚握着,仿佛想抓住什么。

   
      “源氏,源氏!”医生焦急地眼见源氏倒在房屋,却没办法进去帮他,门锁死了,窗户又是特制的玻璃材质,极难打破。

     他提着药箱想替源氏检查,等到他家才发现源氏倒在家里,痛苦地陷在梦魇里。他口中不断叫着同一个称呼,同一个名字,可是那也正是他梦魇的源头。

     他极尽依赖着缠绕在他过往的梦魇,连药物也无法治疗好这种固执。    

     医生见到源氏反复辗转着身体,难受又恐惧地叫着、呼唤着,这使得他最终握紧双拳,果断地回去车厢拿取工具。 

     “源氏,醒一醒,听见我的声音了吗?”医生温柔地抱起源氏上身,擦拭他冒汗的额头。

      “你......为什么会在这?”源氏的声音里全是绝望和痛苦。 

     “我是你的医生,为了你在这里。”  

     “不,你不是......你是他。”源氏的脸上缓慢的流下两行泪水,他憎恨地看着医生,眼睛因充血而变得可怕,卻又像兔子般令人觉得可怜。

      “我不是他,听着,源氏,我并不是他。”医生把红着眼睛看他的源氏抱进怀里,不断重复这句话。 

      “不,你欺骗所有人......你是.....他。”源氏把头埋进医生肩膀,“你是......半藏。”     

      医生沉默以对,只是柔和地抚摸着源氏的后脑,他戴着根本没有度数的细框眼镜。 

     房屋的门锁被破坏了,锋利的箭深陷进钢铁,贯穿了锁的部分。       

     外面,月色下,一辆停在房屋外的车的车厢内,有把沉重的弓泛着月影照射的银光。

《隐瞒和谎言》

11
    眼前的人看上去就像从宏伟大气的海报里走出来的英雄似的,让人心生好感之余,有种被耀眼的阳光洒遍全身的错觉。"我希望你能不介意我直接找上你。"男人递给源氏名片,虽然碎短的头发成了银白色,他的脸还是英俊得恐怕少女或少妇看见,脸庞都会发烫。

    源氏捏着泛出光泽的银柄,心思飘荡,他用银柄圈绕着色调层次渐变的饮品,让它偶尔撞击杯沿奏起悦耳的叮响。"莫里森先生?"青年白皙的手指摩擦指间名片,料想中的,材质优越,刻纹精细。"初次见面,星野总是提起您。我很荣幸得到您的青睐。"青年墨绿的发丝随着清风微扬,他眯弯那对漂亮得不分性别的眼睛"请多指教。"

     "你有优秀的潜质,在此之前,我注意了你很久。"莫里森从他的夹克取出信封,这时他的神态又与他那容貌气质不符,如同象征厄利克帕奥辉煌的画作蒙上灰,那闪耀黯淡,不复光亮。

     "谈些正事。既然您这么关注我,对我近期发生的事件,应该有所了解,星野曾和您聊过。"源氏瞄一眼左前座位戴眼镜的顾客,内心腹诽"要跟着我就别跟笨蛋一样",然后若无其事的继续和莫里森对话。

      "你认为我是能从中获益的最大嫌疑人。但值得一提,对于雇佣杀人,我抱持极端厌恶的态度。"莫里森放松姿态,手搭着桌。

      "可是,能给我们那位股东找麻烦的话,您也会介意这些手段?"源氏抛出重磅炸弹,相当直截了当的问。

      莫里森望着源氏,他像是被戳穿心思般偏移视线,一会儿后又想掩饰,补充道:"我不会牵扯到其他人。与其雇佣危險的杀手伤害无辜者,我更愿意亲自动手结束他的生命。"

      源氏注意到莫里森置于台面的信封,其实他对莫里森是主谋这个推断不抱希望,只是相比起佐藤那种肥肿得流油的......

      星野的上司想谋害半藏显得更合情理,源氏不想被兄长叫去查油猪。
    
     何况,源氏对于想谋害他哥的凶手没多大敌意,连他自己也认为这是违背亲情的糟糕感觉。身为弟弟,有这种事不关己的想法很失责。

     源氏竖起手指,将话题转到另外的方向,隐晦的表达自己对莫里森和那位股东的想法。"我有時候产生过错觉,像是你们曾经背靠背依赖过彼此,在互相针对前。"他指向莫里森身旁,露出笑容:"看,这里加上他的话,很适合现在的场景。"

     诡谲的片段浮现,戴针织帽,喜欢刚硬暗色系服装的黝黑男人靠在莫里森身侧,审视着自己。那是间.......有很多医疗器械的病房,数量多到数不清的管子连接着它们......
 
     源氏忽然觉得脑袋疼了起来,他难受得捂住口,反胃的感觉涌上喉咙。"抱歉.......我失陪一会。"他抽走纸巾掩住了口站起身。"没关系。"莫里森回应他。

      冰冷的清水令源氏发疼的脑袋稍微好点,镜面映照出他此时虚弱,精神不济的脸。"果然不应该出來,违逆哥哥待在家里多好。"源氏捂住额头,拿出手机给闲右发讯息:"等下回家帮我买头痛药,我知道你在跟着我。"

     源氏回到座位,莫里森关心了他几句。"我们,以前是不是认识?"源氏不觉得自己的脑袋能凭空捏造那么真实的画面,他强提起精神说:"我,加布里尔和你,以前见过对吗?在不知道的很早以前.......""你想多了。"莫里森的视线转向左前方人的背影,没有看着源氏回答他。"刚才我似乎冒犯您了,很抱歉我说出依赖彼此的那种话。""我不介意。"莫里森喝完手里的咖啡,视线回到面前的源氏身上。源氏观察到莫里森眼角的细纹,意识到对方在笑,仿佛回忆起美好的记忆。

      "收下这个,裡面是你们公司的東西,那天发生事的后一段时间,有人匿名发给我。"莫里森传给源氏信封和糖果铁盒,他说:"这款糖果能清醒人的头脑,它会帮到你。"

      源氏和莫里森告别后,欣赏起了飞翔的群鸽,周围的一些女孩在偷看这个俊气的青年。他翘起嘴角,挑了下眉,将信封收进了口袋,悄无声息的做口型:"回到茧蛹的蝴蝶......忘记了撕裂的前身。"

     他走到还在装用笔记电脑的闲右旁边,拍他的肩膀。"闲右,很久不见。""呃,很久不见了,源氏。""我哥他怎么样?""半藏大人今天看上去心情不错,但眼神还是很恐怖。""大胆些好吗?我哥不会吃人的。""源氏,我不敢冒犯他。"

*厄利克帕奥:是古典希腊时期,奥菲斯宗教观里涅那斯的别名。他是仁慈与光明神祇,涅那斯意喻"带来光明""闪耀" 而别名厄利克帕奥代表"力量"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今天状态挺好。
不得不说描写莫里森也是很赏心悦目的事。
私心觉得他和源氏挺像的,我指那种,光明正义的感觉,不过那也是以前的事了。
我萌藏源以外还萌加加和莫莫。hhhhhhh

《隐瞒和谎言》

10
    "你昨天还说今天放假!"源氏堵在半藏房门口,看着他兄长严谨的穿着西装,系领带。他刚才从半藏床上被叫醒,然后兄长叫他趁今天放假,继续调查前几天想杀他的人。源氏本来想待在家里玩游戏的计划直接泡汤,他生气得直接骂半藏:"信口雌黄!"之后觉得这样不够狠,又吼了句:"睡觉不穿衣服的暴露狂!" 躲回自己房间换好衣服后,现在再次跑到半藏房间里,用身体挡着门。

      源氏两腿交叉地背抵在房门,手交叉抱臂,他说:"你别想出去了。"

     半藏将自己及肩的墨发束起,扎成低马尾,裡面掺杂几根灰白发丝。源氏看他不慌不忙的态度就生气,悠闲得很啊,大叔。

     因为天气渐冷的关系,源氏戴着米其色的围巾,内里有件衬衫,外面套上深蓝色的针织扣式毛衣。
 
     半藏戴完手表后,终于转身朝门口走来,当然,源氏仍然挡着门。他俊朗的眉眼快皱成一团了,伸出手贴在半藏胸膛。

      "嗯?"  "禁止再向前进。"源氏做出凶脸。
      "源氏,乖点,去调查。"半藏拿开自己弟弟的手。

      "闲右会负责的,股东们会叫他去解决这件事。"源氏挡在门口不肯移开。

       半藏沉下脸,开始解开自己的西装纽扣,解开衬衫袖扣。源氏莫名地慌乱起来,他阻止半藏的动作,去抓对方手臂:"你想做什么?"

       半藏右手前臂重击房门,他靠近源氏耳边,低沉地警告:"我们很久没打过了,想被我揍是吗?"源氏整个人被困在门板和兄长中间,想踮起脚增加气势。他不要命地捏起半藏蓄须的下巴,假装自己高过他哥"你以为我会一直输给你?"

     "让开。""不让。""......""半藏你放我下来!你这是强制破坏游戏规则!"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不负责任甜点

      源氏被扔到床上,想爬过去房门那,又被半藏抱起来扔回床头。"等我回去公司,我跟他们说你睡觉不穿衣服。"源氏威胁半藏,在床上仰头直视他哥威严的脸。半藏似是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他咧嘴轻笑,不屑地俯身凑近他弟的鼻尖:"你想以后每晚被我扒光衣服是吗?"
       "你不是我哥。"源氏停机了一会后判断,"你把半藏拐走了?"
       半藏皱起眉头,回他:"你是我弟?你把源氏藏哪了?"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嗯,甜完明天写主线。hhhhhhh